深眠。
  我微微地撐開眼簾,還是一片無盡的黑暗。
  曾經想過要醒來,看看那微光的世界。然而我知道,這是不行的。我預付了代價,而我必須承擔。

  對不起,但我好愛你……




  弗羅煩躁地頓著腳,望著眼前的水塘。已經多久,母親沒有拿著水管刷子清潔劑溫度計一大串令他瞠目結口的家當,很用力地幫他刷洗這人工的水池。

夜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